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

喜剧之王

“我们在一起吧。”“你知道不行的,傻瓜。”
后来他真的哭了。

daLaLa:

#不甜

#ooc 勿上升

刘昊然接了一部喜剧片,比初期的唐探更有20世纪90年代那会儿的港式喜剧的意味,说不好现在的观众还吃不吃这一套,但配置不错,加上档期宽松,也就接了。

在香港取景那段时间不是每天都有戏拍,导演人宽容,只要不耽误工作,碰上有闲时间他就能带上剧本出去转转,比呆在片场舒服。

往好了说,这也是进入角色的方式,他扮演的男主是个典型的现代都市人,表面一派平常,心里孤独得要死,最不爱和人打交道,能一个人的时候绝对不愿意让第二个人出现在自己的空间里。

电影里很多笑点都从这个人的性格和行事来,他觉得挺恶趣味的。

刘昊然虽然宅,但是不孤僻,所以他有意让自己在剧组的这段时间和人群隔离开,一切为了演戏服务。




那天跑去石澳其实是个意外,刘昊然还没想好去哪里就搭上了港铁。

一开始被挤得像条沙丁鱼,在车厢连接的地方站了好久;渐渐地人越来越少,他寻了车尾的位置,坐下后听到旁边几个游客说下一站该下地铁去乘公交了,突然生了好奇心,干脆不动声色的一路跟了去。

换乘的双层巴士窄窄高高,游客们基本都兴致勃勃地上了二层,他呆在一层的窗边,摘下口罩长长的呼了口气。

他刚刚知道这趟车的终点是一个叫石澳的地方,但他不知道会开多久,于是静了心,把明天要拍的片段过了一遍,台词细细咀嚼,几乎达到看见上一句的第一个字就能联想出下一句台词的水准。

巴士晃晃悠悠停在站台前。

刘昊然等二层的人下完了他才下去,空气湿漉漉的,之前应该下过雨,一股雨后的气味混杂着淡淡的海水味扑面而来。他眯着眼睛打量老旧的站牌和旁边的简略地图,但最终还是从包里拿了眼镜戴上才看清,这该死的近视。

之前也一个人旅行过,对这种毫无准备的行程他其实心里一点担忧都没有,既来之则安之,干脆地图也不看了,就顺着村子的大路瞎逛。

他越走越觉得那几个游客简直是天降福星,这里有让人一眼就爱上的魔力,与其说是渔村,倒不如说是一个还保留着过去印记的小镇,有老香港和欧式气息。

街上的人更多是金发碧眼的面孔,他也就放心地收了口罩,优哉游哉地漫步街头。

走到一个转弯的路口,正在认真考虑着要不要在这里住一晚的刘昊然视线前方冒出了一个人,他措手不及,下意识往旁边让了让。来人和他擦肩而过,薄外套的衣料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那人右手握着手机,左手端着杯饮料,只偏了偏头,压着声音说了抱歉。

来人继续往前走,刘昊然惊诧地转过身去,对着那背影脱口而出:“小凯?”

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人身体僵硬了一瞬,不可思议地回望过来。

那双眼睛眼尾的弧度,睫毛的长度,他都再熟悉不过。

曾经用心丈量,又怎么会轻易忘记。




“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

人行道本来就窄,他们往中间一站就是挡路,刘昊然把全副武装的王俊凯拉到一家花店前面的小台阶上,疑惑地问出了关键问题。

王俊凯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声音被闷在口罩后面,“在香港录歌,偷跑出来玩一天,你呢?”

“来拍戏,今天正好有空,歌录完了吗?”

“嗯。”

王俊凯手不停地揪他饮料的吸管,他答完这一句也不主动找话,空气忽然就有些凝固了。刘昊然抬手揉了揉鼻尖,有些局促地把重心换了条腿,看着王俊凯垂下的帽檐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在尴尬要发酵成功的前一秒,王俊凯忽然抬头和他对视,说这家的奶茶很正宗,就在前面两条街,很近的,我带你去买吧。

刘昊然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松了口气,不自觉地带上笑意说好。

他很怕王俊凯开口是要和他再见,各走各路。这四个字出现在脑海里时心脏却多管闲事地抽动了一下,他想原本就是各走各路,现在却贪恋这一点交汇的时光,颇有些垂死挣扎的意味了。

但是世界那么大,偏偏是刘昊然和王俊凯这么巧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见,那一瞬间他确实是带着对命运的感谢的。

路上王俊凯和他闲聊:“我们多久没见了啊,得有三年多了?”

“两年半,之前那个颁奖典礼你忘了?”

“啊,是吗。”王俊凯歪了歪脑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了,居然这么久了,娱乐圈是有多大啊想碰上这么难。”

刘昊然笑着摇摇头,王俊凯是真的长大了,开始在他面前说场面话了。他想说还装,你根本就不想和我碰面才对吧,有几次明明在名单上看见了你但你最后都没来。不过这种念头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说出来就显得自作多情了。

奶茶店在街角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铺面,佝偻着腰的老太太坐在门口的藤椅上放空,里面一个中年男子在擦拭操作台。

“你想喝什么,我请你喝。”王俊凯的口罩挂在一只耳朵上,嘴里咬着吸管,眨巴着眼睛说得特别真诚。

“你喝的什么?”

“鸳鸯奶茶。”

刘昊然挑挑眉,说:“可以啊,以前说奶茶里的茶都能让你亢奋大半夜,现在茶和咖啡因一起摄入都不怕了?”

王俊凯点了鸳鸯奶茶,把钱放在桌上的零钱盘子里,自己从里面找了零,然后不急不缓地用一贯的口气回答:“现在那些东西对我不起作用了,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比“年纪大了”还要大两岁的刘昊然啧啧两声,今天头一次想伸手去揉王俊凯的头发,就像以前那样。




一人捧着一杯加了冰的鸳鸯奶茶往海边走,纸杯子似乎是劣质,没一会儿刘昊然就觉得手里的东西软塌塌的,赶紧喝了一大口。

好喝倒是真的好喝,非常醇香的味道。

王俊凯说大浪湾人比较多,去另一片沙滩吧,刘昊然根本无所谓,反正都是闲逛,就跟着他沿着海岸线慢慢走。在香港市区拍戏的时候周围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缓慢的行走节奏,现在的舒缓却像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所有的忙碌都是上辈子的浮光掠影。

王俊凯摘了口罩,帽子反扣,和他十七八岁那会儿一模一样。

其实之前刘昊然和王俊凯百分之九十九的见面时间都是为了工作,大多带着妆,但刘昊然记得最清楚的还是他素颜的样子,没有化妆品遮盖的王俊凯更加灵动自在。

就像现在一样。

他们都是不自由的,束缚在没有尽头的工作里,唯有一时片刻的光阴能让他们回到最真实的世界,活得像他们自己,像两个平凡的旅人。




沙滩的沙子因为之前下过雨的关系有些湿润,但王俊凯还是欢呼着把鞋脱了在上面踩来踩去。山城的孩子看见海总是别样兴奋,王俊凯笑眯眯的样子让刘昊然想起好几年前他们一起在三亚的某个岛上录综艺的事情。

那时候王俊凯也是扑腾着奔向大海,笑得见牙不见眼,拉着他说昊然,我们去浮潜啊!我们去冲浪啊!

后来陪他浮潜陪他冲浪的另有其人,刘昊然却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去忙什么了,现在想起也只是想问问当时的自己,你怎么就不陪他去呢?

“小凯,我们去浮潜吧。”刘昊然忽然说。

王俊凯回头给了他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这里什么设备都没有,难道要拿奶茶吸管去当呼吸管吗。”说完自己哈哈哈的笑起来,似乎是脑补了那个神蠢的画面。

“那我们去能租设备的沙滩,反正不远。”

刘昊然认真的神色止住了王俊凯的笑声,他轻叹了口气,说算了,难得到人少的地方,等会儿过去被拍了多烦呐。

“再说,我也不想浮潜了。”王俊凯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们就在这里坐一坐也挺好。”

说完真的就原地坐下了,旁边有块礁石,刘昊然拎了他的鞋子和自己的包放到石头上面,想了想把剧本摸出来拿着,走到王俊凯身边盘腿坐下。

浪潮有规律地起伏拍打到岸边,王俊凯盯着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呵欠,便往沙滩上一躺,说你继续看剧本,我睡一下。

刘昊然哭笑不得,这小孩说睡就睡了,海风挺大的也不怕吹感冒,只能脱了外套给他搭上。还好现在雨过天晴,有阳光穿透云层洒在海面和沙滩上,虽然微弱,但是暖意仍在。

已经被翻出褶皱的剧本上的字他再也看不进脑袋,全身的感官都在感受着身边睡着的人一起一伏的呼吸,似乎睡得很好,很沉。

刘昊然把剧本轻轻放到一边,自己也侧身躺下,手肘支撑着身体的重量。他的目光带着自己也无法知道的贪恋和温柔,一点点地抚过王俊凯沉静的面庞。

是做梦吧,他这么想。

上次的那个梦是在三亚做的,那天晚上大家热火朝天的玩狼人杀玩到后半夜,熬不住的人慢慢睡了,剩两个小的在快要燃尽的篝火叽叽喳喳聊天。王俊凯挠着被蚊子叮够本的满胳膊包,说昊然,怎么办啊我们俩现在都没睡着,明天录影会不会累到猝死。

那现在去睡吧。

睡不着。

那我们继续玩......玩什么呢?

再玩明天肯定很惨的。

刘昊然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觉得王俊凯小朋友的委屈脸真可爱,不过他不是那种好带的小朋友,必须动用聪明才智,于是他说那我们来玩谁先睡着的比赛吧,就在这里,就从现在开始。

他闭上眼睛往后一躺,就听见王俊凯边躺下边说你作弊!还没说一二三呢!

刘昊然偷偷笑,其实他知道王俊凯不是幼稚到被他这种无聊的手段欺骗,就是一种孩子气罢了,愿意配合别人的善意。

小凯啊,小凯。蛮可爱的,很聪明,也很善良。

他静静地躺着听海浪的声音,直到王俊凯睡着了才翻身起来,蹑手蹑脚去帐篷里拿了小毯子出来给他盖好,然后抱着膝盖坐在一边等着太阳升起。

在第一缕阳光从海平面跃出的时候,他俯身亲了亲王俊凯的额头。

就当自己在梦里好了,梦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感情才会被自己原谅,被阳光原谅,也被世界原谅。天亮了梦就该醒了,始终不是能并肩同行的人,他们都是要走上各自的路的。




香港石澳不知名的海边,这是第二个放纵自己的梦。

刘昊然停顿了一秒,随后从平躺的人柔软的唇上退开,王俊凯的睡颜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庆幸没有惊醒他,又免不了的有些失落。

捡起手边的剧本,翻到刚刚看过的那一页,目光停在困扰了他几天的中间部分,小括号里那段描写男主角心理的文字上。他猛地就读懂了那句话,什么叫他的脸上在笑,心里却比遭遇海啸后的城市更糟糕。

爱而不得,爱而不得。

夕阳西下的时候,王俊凯的睫毛颤了颤,他徐徐睁开双眼,嗓音带着睡醒后的沙哑:“昊然,我醒了,咱们走吧。”




晚饭是刘昊然请的客,因为之前奶茶是王俊凯买的。

茶餐厅的车仔面热气腾腾,看起来很香,但是王俊凯吃了两口后颇为不满地说:“还是我们重庆的小面好吃。”

“听你说了这么多年的小面我还没吃过,下次有机会一定去重庆试试。”

“对对对,一定要去,比这个好吃一百倍。”

刘昊然看他不爱吃那个面,又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鱼蛋粉的样子,夹了一筷子粉和半颗鱼蛋放到勺子上,吹了吹热气递过去说:“你先尝尝,觉得好吃再给你点一碗这个。”

王俊凯探头过来啊呜一口,嚼了没两下就说这个好吃我要吃这个!

招了手叫服务员过来加单,随便催了催还没上的菠萝油。

吃完饭天都黑尽了,王俊凯揉了揉胃,问刘昊然待会儿怎么打算。刘昊然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没说订个房间呆一晚,但王俊凯是要在这里过夜的,如果要住肯定是住一家旅馆,毕竟跑去订其他家也太刻意了。然而刚做了心理建设的刘昊然不想再经历情感波动,还是决定等会儿搭末班巴士回香港市区去。

王俊凯点点头,“那我们都一个方向,走吧。”

刚刚吃饭还聊得挺开心的,现在两人都不约而同沉默了下来,路灯把影子在倾斜的街道上拉得长长的,刘昊然低着头看,因为地势的原因,分开走着的两个人影子却越往上越接近,到头的地方已经靠拢在一起。

之后他乐此不疲去用自己的影子去挨着王俊凯的,被王俊凯发现后进行了回击,最后莫名其妙变成了踩影子的幼稚游戏。

快到王俊凯住的旅馆,谁知遇上一个院子在放露天电影,又绊住了两人的脚步。

站着看了一会儿,全粤语无字幕,有点懵。不过人还是认识的,周星驰,张柏芝,莫文蔚,都是前辈。

刘昊然说:“啊,这是喜剧之王吧,想起来了,我以前看过国语版的。”

有印象就能讲,王俊凯没看过他就解释了一遍大概剧情,没一会儿就演到柳飘飘在海边和尹天仇那段经典对话,抽着烟的女孩长发被海风掀起,背景是翻涌的海浪。

“他们在说什么啊。”王俊凯轻声问。

“他说‘我养你啊’,她说‘你先照顾好自己吧,傻瓜。’”

王俊凯点点头,随后叹了口气,拉了刘昊然的衣袖说不看了,再不走你要赶不上末班车了。




旅馆和周围的建筑一样,都是二层小楼,门口栽着大片深桃红和白色相间的野蔷薇,自带的车库门口停着一辆擦拭得干干净净的老式丰田。

“那……你回去路上小心。”

“你也一样,明天走的时候把帽子口罩戴好了。”

刘昊然和他挥挥手,说你先上去,我看着你上去了我再走。王俊凯闻言却没有动,他站在第二级石台阶上,半边身体被暖黄的路灯照亮。

他的眼神太专注了,专注到刘昊然忽然心慌起来,他想开口问怎么了,声音却堵在嗓子里,无法泄露一丝一毫。

“昊然。”王俊凯喊他的名字,温柔却坚决,“三亚那天清晨,还有今天下午,其实我没有睡着。”

他的宇宙在须臾间颠倒,被深埋在最底部最深处的秘密翻到了空中,无数的星星像无数双眼睛同时聚集在上面,被窥伺的恐惧让刘昊然几乎想逃了。

但他没有,因为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这个躲了那么久,此刻却还是忍不住把心剖开拿给他看的王俊凯,应该和他有着如出一辙的秘密。

他走近两步,站在台阶下,仰视着他喜欢的人。

“我们在一起吧。”

这是一句没有声音,只有口型的告白。

王俊凯歪着头想了想,抬手孩子气地揉揉眼睛,然后摇头,像说电影台词那样认真:“你知道不行的,傻瓜。”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刘昊然说我真走了,等会儿赶不上巴士就惨了。

王俊凯说你尽力,赶不上回来我给你打个地铺。

挥手别过,刘昊然一路哼着歌儿,调子可能跑了老远,他也不在乎。到达巴士站台的时候末班车正要发车,他加快步伐赶了上去。

他没有告诉王俊凯最后柳飘飘和尹天仇在一起了,那个养你的诺言成了真,因为那始终是电影,而他们是现实。




拍完那部喜剧片刘昊然出国玩了一段日子,休息够了又开始忙碌别的工作。电影上映前后更忙了,首映点映跑路演,作为主演基本跑不掉。

他发微博宣传,王俊凯还转发了——“恭喜昊然的电影上映,我已经去电影院支持啦,你们呢。”

本来刘昊然想在他微博底下说骗人吧,大忙人哪有时间看,最后还是作罢,简单地回了一个谢谢小凯支持。

很礼貌,很官方。

其实刘昊然不知道,王俊凯确实去看了,而且不止一场。

最后一次是快下映的时候,买了家附近的电影院最晚一场的票,只有寥寥几人,王俊凯坐在最后一排的边上,抱着小桶爆米花咔嚓咔嚓。

荧幕里刘昊然哭得声嘶力竭表情又夸张又搞怪的时候,零散的笑声响起,王俊凯跟着笑了两声,表情却比哭的那个人还难看。

后来他真的哭了。




—END—

2017-10-22 热度(1252)
评论
热度(1252)

© 台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