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

【林秦】触骨 08

最喜欢的一篇长篇,太好看了

OOXX酱:

※林涛×秦明
※电视剧同人,与真人原型无关。
※私设,OOC。大概会在剧播完的时候完结_(:з」∠)_


儿童车戳这里:http://p1.bqimg.com/1949/ad53059f76602636.png


他的胡茬蹭得秦明胸口发痒,连带着肌肤下的血也都炙炙发烫。


秦明浑身无力的平躺着,说了句什么。林涛恍恍惚惚间听到了。


可是等林涛问出声,得到的却只有一句回答。


“你听错了。”


大宝将什么东西碰翻在地上,“砰”的一声响。两个人同时僵住。但后来大宝像是又睡了过去,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都没有发生,只有两个人忍不住越来越用力,将对方的肩膀抱紧。


********


大宝醒过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林涛打了一个喷嚏。声音震耳欲聋,仿佛整栋房子都要被掀翻了。


“嚯。”大宝撩着自己的短发踱到秦明的床前,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大跳,“涛涛你可以啊,是你睡了老秦还是老秦睡了你?”


她的话显然是开玩笑。


秦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昨晚用过的安全套和纸巾,弄脏的衣服都已经被他带走。秦明的睡衣挂在床边,林涛的T桖好好的穿在身上,就连床单也都整整齐齐,都像从来没有弄乱过一样。


如果不是昨晚的感觉太过强烈,就连林涛自己也会以为昨晚是一场久违的春梦。


大宝的话令林涛无言以对,只能扯过秦明的被子牢牢地裹在身上。他双眼无神像是想到了什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大宝嫌弃的“啧”了一声:“怎么,这是下不了床了?”


“不是。”林涛裹在秦明的被子里,赶紧否认,“我就是太冷了。”


“行了啊,老秦回来看见你这个样子,估计得用手术刀结果了你。你看你把他的被子揉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两滚床单了呢。”


听了大宝的话,林涛猛然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挠了挠头。


“老秦去哪儿了?”


“不知道,这一大早的。今天不上班,案子也结了。小黑他们说今天去KTV唱歌,你去不去?”


“不去。”说完摸了摸脑袋,不知道为什么笑了笑,“你走吧,我等老秦回来。”


大宝眉毛高高的挑起来,打量他半天,最后恍然大悟冲他弯了弯右手拇指。


“好吧,祝福。”


说完她就愉快地拉开门出去了,而林涛连反驳的时间都没有。


********


大宝在停车位上找到自己的迷你小吉普,还没发动呢,一抬头看见不远处的早餐摊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人。西装三件套,一丝不乱的头发,双腿并拢十分少女的坐在蓝色的塑胶矮凳上,大宝不知道该形容这是紧张不安还是拘束局促。卤蛋锅里的热气缓缓升起,半遮住对方的脸,大宝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不是秦明又是谁。


大宝不明觉厉的把脑袋探出去,冲他挥手:“老秦你怎么坐那儿啊?这可一点儿也不偶像啊。”


秦明抬起头来看她一脸,眉头一皱就走了过来。他拉了两下车门才将车门拉开,一言不发的坐上了车。


“林……”只说了一个字他就闭了嘴,微微一偏头扯了扯领带,重新开口道,“我家里,还有人吗?”


大宝一脸嫌弃:“有。你家那位聒噪的美男子还在床上等你回去呢。”


秦明顿时就闭了闭眼睛,抬手用手指遮住半边脸。大宝还是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于是就继续盯着他没说话。结果秦明睁开眼睛看向她:“你这是要去哪儿?”


大宝心里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办案的时候跟小黑他们说好了去唱歌,当时问你你没理我。我现在就去跟他们集……”


秦明稳坐如山,拉好了右上角的拉手:“走吧。”


大宝顿时就露出了“你仿佛是在逗我”的表情。


不管什么场合,一旦有了秦明就会显得沉默,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好在秦明极力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大宝拿着麦克风嘶吼的时候他就坐在角落里,翻看KTV提供的花边杂志。杂志封面上一个半裸女模搔首弄姿,好几个警员看着他都忍不住笑。秦明偶尔抬头看他们一眼,他们就闭嘴了。


场面是热闹的,但热闹是他们的,心里冰冷的人什么都没有。


几个人唱歌一直唱到中午,又说好一起去吃火锅。下午连看两场电影,晚上找了一家小摊吃小龙虾。整个过程中,大宝都完美的融入了警员中间,秦明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只是在大宝和人聊天顾不上剥小龙虾的时候,用手术刀剥了一小盘。


等大宝聊完了发现面前的小龙虾都没了,他就在大宝的面前用筷子一块一块的将肉放进嘴里。要不是看他的西装是手工制作的,肯定赔不起,大宝早就气得将沾满油腻的一次性手套脱下来扔他身上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秦科长您平时原来是这样的啊。”小黑没管住嘴巴,感叹出声。


几个警员偏头去看秦明,只见他不但没生气,竟然还点了点头,顿时胆子就大起来了。


要给秦明介绍老婆的,要秦明讲述心理画像技巧的,要秦明以后帮忙串供请假的,场面乱得不像是警察聚餐,反而像是一群刚出社会的年轻人,豪情壮志展望未来。


大宝不忍直视,摸出手机,在桌下发出了一条微信。


九点过,小龙虾摊贩也开始收摊了。一群人站起来勾肩搭背的往外走,大宝和秦明走在他们的后边儿。刚拐了个弯,不远处一辆熟悉的车映入眼帘。一个人穿着休闲西装靠在车门上正低头看手表。见他们出来,笑了。


“我去,林队,您怎么在这儿?”


“我来接人啊。你们喝成这个样子怎么送秦明和大宝回家。”林涛说完拉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等大宝上了车关好门,林涛用手指敲了几下车顶,“我记住你们几个了啊,明天谁迟到,后果自负。”


在一片哀声载道中,林涛看向秦明,秦明也正看着他。两个人相对沉默几秒,林涛将头向着车门的方向侧了侧,低声道:“秦明,上车。”


 

2016-11-23 热度(510)
评论
热度(510)

© 台苏
Powered by LOFTER